文史之窗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主办
首页 > 特别推荐 > 文史之窗 > 正文
老舍先生的文艺抗战

2019年08月06日 11:02 来源:重庆政协报

1938年8月,“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”(以下简称“文协”)总部由武汉迁址重庆,老舍先生随之抵达重庆,担任“文协”总务部长,负责协会的日常工作,直至1946年3月应邀赴美讲学,其间在重庆工作、生活了八年,不仅为抗战文艺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,还创作了大量抗战文艺作品,尤其是完成了长篇巨著《四世同堂》的前两部《偷生》和《惶惑》,树立了他“创作生涯的一个里程碑”。

发展抗战文艺

抗战时期,重庆条件十分艰苦,老舍先生先后住在青年会、南温泉、白象街88号《新蜀报》报社,直到1943年夏天,搬到北碚蔡锷路24号(今天生新村61号)的房子里,才算有了一个“安定”的家。

他在重庆的生活可以用“贫病交加”形容,长期营养不足,让他患上了严重的贫血,时常头晕。但是尽管如此,他还在为发展抗战文艺运动四处奔走。他首先开办了以“文章入伍,文章下乡”为宗旨的“通俗文艺讲习班”,培养抗日宣传文艺骨干,他亲自讲授“通俗文艺的技巧”课程。在连续几年的鲁迅先生逝世纪念日,他先后组织几次“鲁迅先生逝世纪念会”。他还为国内外多位革命作家、进步作家如郭沫若、茅盾、洪深、张恨水、高尔基、普希金等举办纪念会,宣传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文学,弘扬反抗和战斗精神。

1939年5月,老舍筹划了“文协”在重庆的抗日活动,组织赴抗日前线进行劳军的慰问团。6月28日,老舍亲自率领北路慰问团,由重庆出发,行程两万里,所到之处,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,极大地鼓舞了前方将士抗日激情。在延安,各界人士给予热烈欢迎,毛泽东同志亲致欢迎词。老舍参观了革命根据地,感触颇深。他后来感叹说:“真是大开眼界,也大开心窍呀!” 慰问活动由夏至冬,整整走了五个多月, 12月9日返回重庆。抗战胜利后,老舍在回忆性散文《八方风雨》中记录了慰问路上的辛苦,写了他多次遇险的经历,差点被洪水冲走,差点被炸死。他还创作了长诗《剑北篇》,记录慰问中的所见所闻,所思所感,该诗是一首全民抗战的动人画卷和激情颂歌,在形式上有所创新,被朱自清誉为抗战诗坛的代表作之一。

创作抗战作品

抗战时期,老舍创作了大量抗战文艺作品,为抗战文艺运动的发展,为重庆文学乃至中国文学的发展作出了不朽的贡献。

为了抗战需要,老舍拿起了话剧“武器”,开始创作话剧,并获得重大成功。1939年4月下旬至5月4日,老舍为给“文协”筹款,写出了他的第一部抗战话剧《残雾》。这部四幕话剧揭露与鞭挞了大后方的贪官污吏勾结汉奸,大发国难财的卑劣行径。1940年1月,老舍与宋之的合写了四幕话剧《国家至上》,讲述了回汉两族同胞团结抗日的故事。同年6月至8月,老舍应军界朋友之约创作完成了话剧《张自忠》,描写了张自忠将军坚持抗敌、以身殉国的英雄事迹。

此外,他还创作了话剧《面子问题》《归去来兮》《王老虎》(与萧亦五、赵清阁合作)、《桃李春风》(与赵清阁合作)等精品。这一时期的话剧创作,为他建国后创作出中国话剧的不朽之作《茶馆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1943年11月,胡絜青给老舍讲述了北平沦陷情况和北平人民的痛苦生活,老舍根据这些真实的材料,于1944年1月开始创作长篇小说《四世同堂》。小说以北平为背景,全景式地展示了北京古都在异族暴虐统治下的社会效应,是老舍创作道路上的顶峰之作。

老舍创作《四世同堂》的条件是异常艰苦的,当时没有好的纸张,只有不能写钢笔字的土纸,老舍就用小楷的毛笔字创作。那时,他的身体非常虚弱,缺乏药品和营养品,可就是拖着病体,他依然每天笔耕不辍。他在重庆写完了前两部《惶惑》和《偷生》,第三部《饥荒》于1948年在美国写完。

老舍说,这部小说是送给“抗战文学的一个较大的纪念品”,“就我个人而言,我自己非常喜欢这部小说,因为它是我从事写作以来最长的、可能也是最好的一本书。”《四世同堂》面世后,被翻译成多种语言,受到全世界的赞扬,成为中国文学史、乃至世界文学史上的一部传世名著。(作者 洪德斌)

编辑:张敏
版权所有: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红锦大道68号    邮编:401147    渝ICP备05006522号
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、复制或镜像    技术支持:新华网重庆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