委员风采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主办
首页 > 走进委员 > 委员风采 > 正文
叶梅:双职工家庭想要二孩却不敢再生,3岁前托育机构缺位

2019年01月25日 20:00 来源:上游新闻

作业题目:加快引导和培育0-3岁托幼机构发展

答题人:市政协委员、渝中区妇联主席叶梅

二孩政策实施后,不少年轻双职工家庭想生二孩,可担心的是孩子出生后无人看护。

巴南龙洲湾32岁的小梁,儿子今年已经4岁。本想再生一个女儿,可一想到夫妻俩都要上班,送幼儿园之前无法看护,只好打起退堂鼓。

这个问题被市政协委员、渝中区妇联主席叶梅注意到了:在充分调研之后,她发现重庆的托幼市场基本“空白”。

因此,她将《加快引导和培育0-3岁托幼机构发展的建议》作为自己的“委员作业”。“如果解决0~3岁婴幼儿的托育问题,某种程度上将减轻年轻家庭的压力。”叶梅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“可以考虑将花费纳入个税抵扣项中,甚至可考虑纳入免费义务教育范畴。”

双职工年轻家庭想要二孩又不敢生

日前,全面二孩政策效应虽明显,可有不少年轻家庭,想生而又不敢生。

32岁的小梁在巴南一家民营公司上班,而丈夫也是一家国企的职员。儿子出生之后,公司让她停薪留职,直到儿子3岁后才恢复上班。

今年儿子已经4岁了,夫妻俩期待一个女儿。不过,由于双方的父母年事已高,无法帮忙照顾,所以夫妻俩打消了再生二孩的念头。

“要是再生一个孩子,总不能再停薪留职吧?可是我也不想在家当全职太太。”小梁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夫妻俩的收入并不高,扣除房贷和生活开销,一个月剩的不多,也就无多余的钱请保姆。

事实上,叶梅身边的不少朋友都有这样的压力,越来越多双职工家庭所面临的尴尬现状:幼儿园只接收3-6岁儿童,3岁以下婴幼儿“无处可托”。

叶梅告诉记者,原国家卫计委2015年生育意愿调查显示,0-3岁婴幼儿在中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%,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%的比例。

“没人带孩子的处境,也让目前本就不高的生育率承受更大压力。”

作为市政协委员,“我把这个当成了自己的‘委员作业’,开始调研和思考。”叶梅说。

3岁前托育市场基本一片“空白”

叶梅在调研中发现,目前市场上有很多早教机构,针对的是孩子的早期启蒙,而非照看孩子。

以在全国开店上百家的某早教机构为例,针对0-3岁婴幼儿的,主要是音乐、艺术、运动等课程,且需要父母参与,每节课程约45分钟左右。

类似的早教机构数量颇多。

“0-3岁托育市场基本空白是一大痛点,更多的是偏向早教的教学机构。”

叶梅说,事实上,目前真正缺乏的,是在父母上班期间能够看护和照料孩子的托幼机构。

叶梅了解到,在建国后的一段时间里,国家鼓励女性走出家庭参与社会劳动,托育服务随之高速发展,尤其是依托于单位的托儿所,为女性提供了很大便利。然而,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,福利性的托儿服务体系被废止,大量单位办的托儿所在改制中被裁减。

教育部2005年第二期《教育统计报告》显示,相比于2000年,短短5年间,集体性托幼机构减少56668所,锐减70%。其中,托儿所的消失比重远大于幼儿园。

在此之后,原本还有一些幼儿园开设针对两三岁幼儿的“托班”,但2012年政府颁布《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》,限制幼儿园入园年龄,不少公办幼儿园陆续取消“托班”。

鼓励开办3岁前托育班并严格监管

“托幼机构缺位的弊端正逐渐显现。”叶梅说,二孩政策背景下,托幼供需矛盾越来越突出。

为此,叶梅在将提交的“委员作业”中建议,研究制定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性文件,并逐步徐恢复设立3岁以下婴幼儿的入托机制。

“这对社会来说具有极高的回报价值。”叶梅甚至建议,长远可把3岁前的婴幼看护纳入免费的义务教育范畴。

 

她也提出了一些眼下认为可行的措施。例如,新建或改扩建的幼儿园有条件的,需配置托班,鼓励幼儿园创造条件开设托班,同步对开设托班的幼儿园加大政策支持力度。

关于政策支持,叶梅认为可从税收优惠、场地租金、家庭补贴方面着手,甚至可在个税抵扣项中,学前教育经费可考虑加上0-3岁婴幼儿的托管教育费用。

托育机构培育的同时,市场监管也不可缺位。

叶梅说,政府要制定清晰的指引与监管政策,如规定托幼机构的场地面积、师资与师生比、环境装修等等,对行业进行规范。同时,她建议借助智能科技的长处,探索托育机构全视角安装视频安防监控设备和紧急报警系统,出入口监控设备与公安部门连接。

“无死角监控直接连接到家长手机上,家长可随时查看。” (上游新闻记者 郭发祥)

编辑:张敏
版权所有: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红锦大道68号    邮编:401147    渝ICP备05006522号
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、复制或镜像    技术支持:新华网重庆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