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史之窗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主办
首页 > 特别推荐 > 文史之窗 > 正文
云想衣裳花想容
——大足北山观音变相窟漫笔

2018年11月20日 17:05 来源:重庆政协报

第180窟“观音变相”

1945年4月底的一天,“大足石刻考察团”成员们来到大足北山佛湾调查,精美丰富的石刻造像震撼了这些博学多闻的学者们。团队中的吴显齐在日记中说这里的作品,“无论在中国的文化史上或艺术史上,都可以和云岗、龙门媲美”。调查间隙,考察团成员站在一窟造像前合影。这窟造像,就是编号为第180号的十三观音变相。

从这张泛黄的照片中,隐约可见背后主尊的头像,以及周围嶙峋的岩石。站在这尊造像前的,有著名学者杨家骆、马衡、顾颉刚等先生。这窟造像娴熟的雕刻技艺,也给此次考察团成员留下深刻的印象。考察团成员朱锦江说:“观音有十侍菩萨,菩萨帽上之花纹及式样很多,胸饰璎珞均甚美丽,其渊源另有所本,将来可作一系统的研究。”

那么,这是一个什么内容的造像窟呢?

高3.75米、宽3.79米、深3.17米的第180号窟,正中为坐在束腰台座上的观音菩萨。虽为坐姿,但其高度仍有1.86米。她头戴高花冠,瘦削的瓜子脸,削肩细腰,右肩袒露,身体微微倾斜,左手撑在台座上,右手抚膝,左腿盘于座上,右腿翘立。其独特的坐姿,与水月观音较为类似。

在主尊两侧,依次站立十二身观音,观音手中所持的器物,是区别她们身份最好的依据。主尊左侧,由内至外为宝钵、绢索、宝篮、玉印、拂尘和一身风化残坏的观音像。主尊右侧,分别为捧物(已残坏)、净瓶、如意珠、如意、数珠和一身风化残坏的观音。这些观音造像,身高均在1.92米,肩宽0.39米,皆是头戴花冠,胸饰璎珞,粗略远观恍若一致,细细观赏则变化多端。其头部的动态,五官的细节,服饰的上璎珞和手臂的起伏,都不尽相同,展现出匠师对于个性的注重。

在两侧观音的上方,还刻有一些体量较小的造像,有骑狮的文殊、骑象的普贤,更多的还是观音造像。

在两侧壁观音造像头部上方,调查人员发现了数则造像题记。其中有两则为辨别年代提供了线索。一则说到“县门前仕人”邓惟名,可推测他的身份应是在当时大足县衙内任职的小吏,他在此“造画普见一身供养,乞愿一家安乐”,时间在北宋政和六年(1116年)。另外一则记述了当时大足城内参与修造的史实,时间在宣和四年(1122年)。由此可以大致判断,这窟造像的年代,极大可能在北宋政和六年至宣和四年(1116—1122年)这一时期,也有可能在之前不久。

在这些漫漶的造像题记中,未见有对整窟造像的定名。1945年大足石刻考察团的调查,称其为“观音十侍菩萨窟”。因为窟门处两尊观音残坏,所以有“十侍菩萨”的说法。在上世纪80年代的调查记录中,这窟造像的命名为“观音变相”,这一说法被沿用至今。由于主要是主尊和两侧壁的观音造像,所以也有称为“十三观音变相”。但是,这样组合的造像窟也引起学术界的怀疑,如陈少丰先生在《中国雕塑史》中,说“这一全以各种菩萨(主要是各种观音菩萨)造像组合而成的窟,其例罕见,名称、内容尚未得确解”。随着大足石刻研究的深入,一些新的说法也出现在论著之中。其中,四川美术学院李巳生先生认为“据此窟题记残字及造像特色推测,可能出于《华严经》中所说普贤神变内容”,也就是这窟题材可能是“普贤神变窟”。此外,还有认为是毗卢佛与十二圆觉菩萨窟的。

而对于第180窟文字论述,主要的还是对它的艺术欣赏。李巳生在《大足石刻之美》文中,深情地写下这么一段文字:

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,匠师们可能与诗人李白有同样感受。客观事物丰富无比,在统一和谐之中富于多样变化。试看大足石刻,形象如美丽多姿的花朵不相雷同,服饰如漂浮的彩云千变万化。千百年来,虽同一菩萨,造像何止千万,粗看形象相同,细看又各有特点,如北山第180号窟中的菩萨群像全是严肃地站立着,服饰一律是通肩广袖,但是细看头部动势,五官造型都有细微变化,手臂高低曲直和衣褶走向,宝冠样式和图案纹样也大同小异,越看越感到变化多样。

事实上,仅仅就北山石刻而言,自五代石刻之后,这一山湾中就很少有雕凿之声响起。直至北宋后期第180号开凿之后,才又延续起北山石刻雕凿的历程,也为其后大足石刻营造极为盛行的南宋时期作品,在雕刻技艺、布局等多方面都奠定了重要的基础。(作者 李小强 文/图

编辑:白艳丽
版权所有: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红锦大道68号    邮编:401147    渝ICP备05006522号
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、复制或镜像    技术支持:新华网重庆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