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史之窗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主办
首页 > 特别推荐 > 文史之窗 > 正文
夜宿黛溪

2018年11月16日 15:58 来源:重庆政协报

黛溪,又名大溪,是瞿塘峡东口的一小镇。

清清黛溪河,酿就了驰名天下的大溪文化,伏居黛溪河边的小木楼,使黛溪更显出古味。峡风吹拂,江河迤逦,黛溪盛名,让世代居住在古镇的人们自豪得不得了。

“走,到黛溪夜宿去!”几年前,诗友晓光和我就产生了这样的念头。自此,春花秋月,我都在心里领略黛溪河、黛溪古镇夜晚的万种风情。

是日,一行文化人从白帝城出发,踏着茂密的野草,在古人开掘的栈道上缓缓行进,每个人的思绪仿佛都飞越了现实,又如大鸟一样落到了历史的枝柯上,想从深深的纤痕里获取一点文化营养。

走出瞿塘峡口,遥看黛溪古镇,一缕缕淡淡的炊烟,从古镇沧桑的房顶溢出,弥漫,深深溶入晚霞,那么诗意,恰似一幅美妙无比的画图。

晚霞过后,天顿时变了脸,紧接着下起了密织的大雨,未带雨具的人大都成了落汤鸡。在镇上一家姓董的餐馆刚吃饱喝足,天迅速地黑了下来。夜静极,无所谓始,亦无所谓终。沉寂中,似有狗吠声传来,远远的,不能感知是有还是无。对岸,信号台一点点灯火浮起来,长江上来来往往的船只仿佛不知疲倦地行进着,班驳的光影勾勒出淡淡的轮廓。

雨,一阵忙乱后终于停下了手脚。倏忽间,眼底迸出一道纤纤鳞光,在远方天地间一条蓝黑色的长带处,月亮的衣裙渐渐托起银色的波浪,一点点地逼近黛溪河。银色的波涛拍打着黝黑的河岸,使黛溪河更显得神秘。瞿塘峡的雄姿也越发看得分明,月光忽明忽暗地变幻着深浅不同的色泽,就像韵律的变幻流转,这时的黛溪古镇仿佛荡漾起一曲徐缓而明快、执着深情而富于底蕴的旋律,涛声被它淹没,斯人在此,如同置于梦幻般的境界。

夜渐深,月亮越升越高,圆而清纯,溶溶月光擦亮黛溪河面,映入河中的明月皓如玉镜,与天宇中的明月上下辉映。河面涟漪轻荡,镜月随着微波时明时暗,或圆或碎,轻盈地吟唱着,月夜温柔,恍兮惚兮,竟不知今夕是何年?

黛溪古镇沉睡了,月亮加速了力量的凝聚,愈发明亮的月华洗涤着远山近水,夜雾如玉乳一般悬浮着,随风轻游着,渐渐浸入深奥莫测的天际。圆盆一样的月亮里,那玉兔清清楚楚地蹲在桂花树下,只是不见了寂寞的嫦娥。

月亮渐渐西斜了,远山次第变成了紫黑色。

黛溪河水越显得白,东方的天空就越显得黑。这时,一艘上行的轮船把一柱强烈的光照射在古镇上,使古镇在无声中变成了白昼。(作者 杨辉隆)

编辑:白艳丽
版权所有: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红锦大道68号    邮编:401147    渝ICP备05006522号
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、复制或镜像    技术支持:新华网重庆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