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史之窗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主办
首页 > 特别推荐 > 文史之窗 > 正文
江津三日

2018年11月07日 17:44 来源:重庆政协报

9月27日 星期四 小雨

有幸忝列“风情古镇,人文江津”重庆知名作家采风队伍之列,踏上去四面山的路,一路上欢声笑语,心情自然愉悦。但天公不作美,四面山周遭仿佛提前进入秋雨季节,阴霾密布,像怨妇的眼泪,淅淅沥沥,没完没了。这样的天气似乎不适合外出,只适合蜷在温暖的家,与小媳妇说说情话,或邀三五好友喝喝小酒,吟诗作对。

采风第一站是参观会龙庄。乍一听“会龙庄”三个字,我以为是一个农家乐,在这里稍事休息,吃了午饭后再上四面山。我这个人一直把吃饭看得很重,这大概与我的人生经历有关,毕竟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饿过肚子的人。所以,不论走到哪里,生怕吃不上饭。但真到了会龙庄,却让我眼界大开:在这么偏僻的乡野居然还建起了如此恢弘的仿宫廷式的古庄园,不论当时的主人出于什么目的:归隐?拒匪?抑或想占山为王,其财富和胆识都不可小觑。也不论庄园的主人姓甚名谁,什么身份,都无关紧要,关键是他为江津也为重庆留下了号称“西南第一庄”具有研究价值的人文景点,让来来往往的人间过客有了谈资。遗憾的是会龙庄已经找不到主人的后裔,成了“时无英雄,竟使竖子成名”的历史建筑,可以由我们任意戏说了。

江津是个好地方,好山好水好风光,有诗有酒有远方。我的家乡奉节,号称“橙都”,但第一棵母树就出自于江津,而且还有一段“奉节脐橙第一人”王善之与江津青年柯建强的感人故事。这是汽车行进在去四面山的路上,我睡意朦胧、心猿意马想到的片段。

到了四面山,更有了一场秋雨一层寒的味道。来不及认真梳理,仿佛流年匆匆,岁月如上足了发条的时钟,速度快得停不下脚步,满头白发竟与四面山的落叶松一般,随风飘落。好在四面山上的丹霞地貌,让我的脸膛被映衬得神采奕奕。四面山多情多义的山,景象奇特,撩人遐思。晚上冒雨参观灯光秀,前景光明,脚下却多有坎坷,要不是美女搀扶,我会数次摔倒。看完爱情天梯实景演出,心旌微澜,真得感谢那对夫妻,是他们让我懂得了爱情需要付出和坚守。

9月28日 星期五 小雨

多情的雨,带有几分温柔。

清晨,采风团一行在四面山吃了早饭,就马不停蹄地奔中山古镇而去,来不及挥手向四面山告别,也罢,就这样作别四面山的云彩瀑布,给日后再来留下些许念想。

到了中山古镇,镇文化站长刘栋林接待了我们,并当起了解说员。刘站长仿佛就是古镇的活字典,把个古镇的前世今生说得活灵活现,无懈可击,这也许就是古镇文化之幸。其实我对中山古镇并不陌生,至少已去过三次。除了古镇的古朴静谧,我更喜欢穿越古镇的那条潺潺小河,从河里的跳墩来回走几趟,仿佛很原始也很有诗意。但这次遇上雨天,跳墩被淹没在水中,不能如愿,成了一个遗憾。中山镇在对古镇文化发掘上是下了功夫的,他们把书上有的全部做成画墙展示了出来,甚至传说的也编写了出来。这就是文化。很多年前我就有一个观点,文化可以推演化成。假如文化一成不变,社会就不会前进了。旅游更是如此,景点必须要赋予它文化内涵才有生命。

在中山古镇吃过午饭,塘河古镇就向我们招手了。

塘河古镇地处渝、川、黔三省市结合部,历史上商贾云集,把塘河古镇带向了远方。

参观石龙门庄园和廷重祠都是冒雨完成的。石龙门庄园和廷重祠,前者是明清时的川东民居风格,后者属典型的徽派建筑。两处古建筑,除了建筑气派震撼外,我倒生出一丝怜悯:古建筑的主人如果地下有知,该如何诅咒风水先生,让庄园落得个人去楼空的破败景象。在人世间,大浪淘沙,谁也抗拒不了潮流。好在两处古建筑即将被打造成古镇游的景点,造福江津,造福塘河,陈、孙两位故人也该含笑九泉了。

9月29日 星期六 阴

昨晚夜宿江津大酒店,一夜无梦。

今天是本次采风的最后一站——白沙古镇。天气放晴,久违的阳光也从云雾里探出半个脸。这就对了,有个作家曾写到:我就不信等当官发财等不到,等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总该可以吧?

白沙古镇不仅出故事,也是出名人聚人才的地方。聚奎中学成立后,这里更是名人灿若星河。爱国诗人、重庆大学创始人吴芳吉、国画家张采芹、巴蜀史学家邓少琴、科学家周光召、原国家女排主教练邓若曾就是其中杰出代表。所以,来白沙古镇之前最好腾空记忆的内存,多带几个行囊,否则你会丢三拉四,心痛不已的。

白沙古镇遍地都是文化,连空气里都弥漫着历史的气息,可以随你采集。在聚奎大讲堂,你可以闭上眼睛,默默地倾听故人们穿越历史的演讲,感受他们为了民族存亡、中华振兴发出的铮铮誓言。

在这“人文之魂,长河古埠”的古镇,有多少人来也兴焉,去也兴焉,难道就没有半点的汗颜?镇党政办主任王顺琴告诉我们,原国家女排主教练邓若曾已经定居白沙了,这引起了我和朋友的兴趣。邓若曾在体坛也算是功勋卓著,尚知落叶归根,反哺故土,我们呢,该做点什么?

告别白沙古镇,江津采风三日就结束了。尽管天公不作美,连续两天下雨,但我仍然感受到了大美江津,人文江津的迷人之处。我想,我欠江津一份情是该还的时候了。(作者 杨辉隆)

编辑:白艳丽
版权所有: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重庆市委员会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红锦大道68号    邮编:401147    渝ICP备05006522号
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、复制或镜像    技术支持:新华网重庆频道